即将契廖的弃疗

一个透明文手,嗯,欢迎来k?q1714773502

墨迹未干......
这世上只有我能做......
所以果然是孤剑大佬现编的吧

【无剑x寻梦人】寻

       “世间孤寂之至,莫过天下无敌......”
  我又梦到了那个剑冢。
  四周依旧死气沉沉的,无数剑的残骸零零散散地四处摆着。
  我漫无目的地游荡在梦境中,想仔细观察这个地方。
  “少时之勇猛,中年之沉稳,耄耋之游刃......”
  远处有谁在说着什么,我努力分辨着,终于听出他说的是石碑上刻着的话。
  “终难继矣......”
  我一步一步地走进他,眼前的雾慢慢散开。
  最后我看到了前方那个正在舞剑的人,话语便是出自他口。
  那个人舞剑无声无息,动作也只是简简单单的“挑”,“劈”,“砍”,一丝剑气也感受不到。
  但是他周围的石碑上都刻满了剑痕。
  这个人怕是已经摸进了“无剑”境界的门槛。
  我站在一旁静静地欣赏着。
  直到天亮醒来我才想起自己完全忘记了看一眼他的脸。
  ——
  我再一次做梦了。
  这次没有梦到剑冢,梦到了一片美丽的桃花源。
  我顺着林间的小道往前走着,豁然开朗之后我又看见了那个人。
  那个人这回没有练剑,他静静地坐在石头上,向着我挥了挥手。
  我走过去,到了离他五六米远处。
  尽管离得这么近他的脸还是像蒙着一层雾一样,看不真切。
  “你好。”
  他的声音如同这桃花源里的潭水一样清澈。
  “您好。请问您是?”
  “我就是你。”
  他耸了耸肩,估计是看到我怀疑的眼神后,他又开始转移话题。
  “你去过冰火岛吗?”
  我点头,
  “今天刚去。”
  我把路上的遭遇跟他说了个遍,毕竟这是个梦境,不存在欺骗和隐瞒。
  那个人一直静静地听着。
  直到我讲完他才跟我说他也去过冰火岛。
  他是跟我遇到的倚天和屠龙的父亲还有一堆好友一起去的,当时他们也遇到了雪崩,不过幸运的是神雕把他们带起来躲了雪崩只埋了他们爸爸一人......
  我笑醒了。
  看着炽热的太阳,我揉了揉眼睛,最近做的都是什么梦啊。
  不过说起来,那个人的声音有点耳熟。
  ——
  从此之后我每晚都能梦到他,我们每晚都畅谈天地,仿佛成了亲密无间的挚友。
  ——
  又是梦一场。
  这次梦到的地方就是跟他讨论过的冰火岛。
  我望着无垠的雪景寻那人,三百六十度看一遍之后我把目光锁定在一个格外显眼的雪堆中。
  我从雪里把那个人揪了起来。
  他气定神闲地跟我道了声谢。
  “今天有遇到什么趣事吗?说来一起分享分享。”
  他刚站定就在雪地坐了下去,抬头望着我做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我跟他讲了绿竹今天做了什么饭,金铃儿又怎么傲娇了,倚天和屠龙又就着什么斗嘴了明明都那么在乎对方......
  “不知道我失忆前有没有那么要好的朋友......”
  “没有。”
  他很笃定地回答。
  “你还在寻找记忆吗?”
  “一直在寻找。”
  “哪怕记忆里全是你不愿意看到的东西你不会后悔吗?”
  “会。”
  “那......”
  “但是我不甘遗忘任何属于自己的东西,不管是开心的还是难过的。”
  我确定自己说这话时非常认真,但是他却笑了,十分放肆地笑。
  我醒了。
  ——
  今天我没有梦到他。
  ——
  今天也没有。
  ——
  已经三天没梦到他了。
  ——
  倚天他们询问我关于梦境的事,我把梦到的关于剑冢的部分全盘脱出,唯独隐瞒了他。
  我觉得他是属于我的,独一无二的记忆。
  ——
  今天绿竹在古墓受了冰魄银针的毒,可能有性命之忧。
  我开始思考起自己寻忆的做法到底对是不对了,为了一段不知什么样的过去牵连上这么多人......
  “怎么了?”
        我才觉察到自己叹气叹出了声来。
  来人揉了揉我的头,我压下质问他这些天到哪去了的无理取闹的疑惑,把事情娓娓道来。
  直到我说到绿竹中了毒他还是安静地听着,到我开始自怨自艾的时候他才悠悠出声,
  “你还记得你是为什么寻找记忆的吗?”
  我望着他,不想回答。
  “你是为了寻找过去的自己啊。” 
  言尽于此,天又亮了。
  ——
  那是一片支离破碎的虚无。
  无数的名剑躺倒在地上发出阵阵哀嚎。
  “你怎么了?”
  那人自废墟中走过来轻轻拍拍我的肩膀疑惑地问询。
  “你......”
  我想起了白天发生的种种,声音连自己也没察觉的略带颤抖地说,
  “你是无剑?”
  我终于想起来为什么会觉得他的声音那么熟悉了,这不就是自己的声音吗?
  “我不是。”
  他一脸坦然。
  “我是无剑。”
  我是造成这个世界崩塌的元凶之一吗......我有些茫然。
  那我接下来应该继续拯救这个世界还是继承“自己” 想法去毁灭世界?
  “你也不是无剑。”
  “嗯?”
  “我们都不是无剑,我只是被他抛弃的一段过往。”
  “那我......”
  “你就是你自己,独一无二的。”
  他突然正经地缓声跟我说。
  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蠢,我咀嚼着这句话,独一无二......吗?
  “你有自己的梦吗?”
  “没有。”
  我看着他深邃的双眸摇了摇头,
  我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该往何处,如柳絮,无所归处......
  “那你有想要的东西吗?”
  我唯一认知的,唯一只属于我的东西,唯一想要的......
  “有。”
  我定定地看着他。
  “那就以此为目标去闯荡这个世界吧。”
  ——
  这是我听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
  我想要的......
  我向着结伴而行的伙伴们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该赶路了。
  倚天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屠龙随他之后迅速站了起来,淑女剑已经跑到了我的前面,君子剑用最快速度追着他姐姐......
  正时黎明。
  又是新的一天吗?
  我攥紧了双拳,又缓缓松开。
  喂,无剑,我可离你又近了一步了。
  ——
  从此世上再无无剑,唯余一无名无姓的寻梦人。
  ——
  寻何?
  一段过往。
  
 
  
  
  
  

【倚屠】无题

 屠龙捎着酒慢悠悠地漫步在桃花林中,怪不得那两姐弟甘愿在这么点儿的地方待上这么多年,这里确实很美。
  此时正是立春,桃花开的烂漫,连屠龙这种对花不感兴趣的也止不住有些陶醉。
  他漫步到了谭边。
  所料不错,自己找的人正在此处练剑。
  他知道在他到来的一瞬间倚天就发现他了正如他在这个桃花源里就能感受到他在哪处一样。
  说句矫情点的,这俩人在于彼此没有秘密可言。
  他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
  倚天舞剑确实很美,一招一式浑然天成,而且舞剑时没有一丝一毫声响——屠龙还发现一件有趣的事,周围的桃花没有被他的剑气逼下一朵。
  原来他还喜欢这种女孩子家家喜欢的花啊,屠龙悄悄记下,准备有空嘲讽嘲讽他。
  “你来干什么?”
  倚天收剑入鞘,走到了屠龙面前问道。
  一个站着一个坐着,屠龙却没有感到丝毫压迫感,他抬起头,晃了晃手中的酒,“陪我喝。”
  跟着倚天,屠龙根本懒得说什么“不喝江湖酒,怎解江湖味”的话,他就是想喝,他也知道这个人会陪他喝。
  倚天半蹲下拂了拂他身上不知何时沾染上的桃花。
  “好。”
  要是对于别人的邀请倚天肯定不屑一顾,但是对于屠龙......倚天根本懒得拒绝他,因为每次他都说不过他,而且如果他找自己喝酒那么自己还能把他送回去,如果他找绿竹喝酒他就得把他们两个都送回去了。
  “这次可不能就喝两三口了。”
  屠龙抬手作势要去捶倚天的肩膀,但是被他轻轻松松躲过,
  “你可别依旧醉的那么快。”
        倚天嘲讽道。

——
随手摸鱼,bug无视啊无视。

搬一下自己的戏,这个梗码着x有空写个长篇玩。

当各个英雄被说分手后

【白狄】
(李白)
“怀英?你是在开玩笑吗?”
......
“好,祝你幸福。”
故作潇洒地哈哈哈哈哈走出了门去,却在门口手中的酒洒了满地。

(狄仁杰)
他依旧是公事公办的语气却不由得带了些颤抖。
“如果可以,我想挽留一下。”

【良邦】
(刘邦)
“嗯?想约我直接约嘛,还要以这么复杂的方式求个分手/炮?”

(张良)
“喂,至少说说为什么吧。”
......
“你的心难道比女孩子还复杂?”

【龙狐】
(龙)
“我记得我好像说过你的就是我的这句?”
“狐狸,别想摆脱我。”
“别离开我好吗。”

(狐)
“哦哦哦,我还以为什么事呢。”
“分就分,谁怕谁?”
“断了关系谁先找对方谁是狗啊。”

【嬴白】
(白起)
果然他就不该奢求那么多吗?
“是。”
以后还是继续以武器的身份保护这个人吧。
......
“我是说,分手,然后结婚并昭告天下。”
他的王对他笑着,然后单膝跪下,
“愿意吗?”

(嬴政)
“呵,你能离开朕吗?”
“离开朕你可什么也不是。”
......
“我不能离开你。”

【庄扁】
(庄周)
“Zzz......Zzz......”
看着他还在状态外扁鹊一脸烦躁,
他到底听没听到我在说什么?
“庄周!”
“我在做一场噩梦。”
他眨了眨惺忪的睡眼,
“我要赶紧醒来。”

(扁鹊)
“你是不是又睡迷糊了?”
咬牙,
“你不是公主,我也不是被你抛弃的骑士。”

【亮统】
(诸葛亮)
“这点我可没算到。”

(庞统)
“阿亮......”
“你再说分手的话,”
“信不信我把你做成傀儡?”

【吕云】
(吕布)
“告诉我,是谁?貂蝉?”

(赵云)
“貂蝉?”
......
貂蝉:mmp妾身为什么要被两个基佬惦记着。

【忌膑】
(田忌)
看着眼前人红着眼圈,他心里一痛,
“好,以后遇到更好的人记得告诉我。”
他揉了揉他的头,
“我只想知道我差在哪里。”

(孙膑)
还在寻找ing
分手?
可以的,等我先找到那个迷路的傻子。

【老人组】
(老夫子)
“两个老人了你还折腾什么。”

(姜子牙)
哦,好有道理,不分了。

【蝉露】
(貂蝉)
“妾身以后不抢你蓝了还不行吗?”

(露娜)
“你在说什么,风太大,我没听清楚。”
“蓝打好了,赶紧过来拿。”

【良信】
(张良)
“如果你是想抛弃我去跟隔壁的刘邦,我劝你消了这个念头。”
“君主他,不洗内裤。”

(韩信)
“子房,有进步。”
“你终于学会开玩笑了。”

【鲲信】
(韩信)
“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偷除你以外的东西了!”

(鲲)
哦,又找到新欢了?
李白的酒壶还是小乔的扇子还是刘备的枪?

【香乔】
(孙尚香)
“婉儿......”
“祝你幸福。”

(小乔)
“香香?”
“你,要抛弃我了吗?”
小乔眼神黯淡,从此再也没了勇往直前的动力。

【双邦】
(圣殿之光)
“哦?把我拖下黑暗之后你就准备这么算了?”
(德古拉)
“以为摆脱我你就能重回光明神的怀抱了吗?”

【双白】
(青莲剑仙)
“差点忘了你可是比我还潇洒的浪子。”

(千年之狐)
“你是我的魂之所寄。”
“不要让我继续漂泊了,好吗?”

【墨鲁】
(墨子)
“以后我不总想着和平了。”
“我多想想你。”

(鲁班大师)
“分手?开玩笑的吧?”
“你还能找到比我更完美的恋人吗?”

【达悟】
(达摩)
“你个猴子真是顽固不灵。”

(悟空)
“啧啧,这年头连和尚也不专一了吗?”

【李杜】
(李白)
“子美......”
“也是,你值得更好的。”
(杜甫)
“太白,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所以......”

【双狄】
(超时空战士)
“喂,看在我跨越千年万年来找你的份儿上。”

(魔术师)
“嗯,赌一局吗?”
“你赢了,我就答应。”

【tag太多无法打全哭唧唧,大概是我吃的全cp?应该还有但是想不起来了,之后再加上,完事x】

说一句有哲理的话

一个黑蛋的价值,取决于你将它喂给谁。

【茨酒】段砸

酒吞为了完成一个任务后遗症就失忆了,醒来就看到茨木一直在喊他“挚友”。
一个人也不认识啊,再加上他对茨木有种莫名的好感,于是他就跟着茨木走了。
到了茨木家里,跟茨木相处了好久,他总觉得他俩不是朋友。
港真,朋友会睡一张床?朋友会拍“结婚照”?
于是,他就决定去试探一下。
“茨木,本大爷每天晚上梦见的在梦里被本大爷c哭的人到底是不是你?”
“啊,挚友,你想起来了?”
果然。
酒吞内心竟然泛出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就说他俩关系不一般嘛。
然后茨木语不惊人死不休下句话吓了酒吞一个趔趄。
“不过每天晚上先哭的都是挚友你啊。”
WTF?
——
一个小脑洞,不会有后续了大概x
有人认领嘛【装可怜】请不要大意地领走喔吧

【酒茨】剧本

  酒歌吞和鬼手茨
  酒歌是白发白发白发,鬼手是红发红发红发,全篇这个梗,先画个重点号x
  “挚、挚友,你确定要接这个剧?”
  茨木说话都开始磕磕巴巴起来,按理说身为一个影帝,就算接到什么剧本也该淡定地保持他的风范,而且如果遇到实在不想演的耍个大牌拒绝就OK了,但是这个奇葩剧本是他挚友给他接的。
  “怕什么怕?本大爷跟你一起演,你是不相信自己还是不相信本大爷!”
  酒吞怒拍桌子站了起来。
  “可是挚友,吾怎么能让你对吾念这般台词!”
  茨木还显得犹犹豫豫。
  剧本是安倍导演友情提供的,讲的是关于平安时代里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的故事,安倍晴明甚至说,反正人物性格也取材他俩,干脆直接让他俩演得了。
  恩,本来也没什么,确实是本色出演啊,吹吞成瘾的茨木,高【ao】贵【jiao】冷【shen】艳【gui】的酒吞,再加上这俩人影帝属性,简直杠杠的。
  可是,安倍晴明却点名叫酒吞饰演茨木童子,叫茨木饰演酒吞童子。
  因为这个电影表面上看去是个历史题材的正经电影,可本质确是为安倍晴明旗下的手游炒热度。
  酒吞的红毛杀马特属性还有茨木那阳光一般柔软的白毛属性早已深入每个阴阳师玩家的内心了。
  “挚友,其实吾可以染发的!能跟挚友一个发色是吾的荣幸!”
  “笨蛋。”
  酒吞无奈扶额。
  讲真,他之所以接这个剧本是完全被安倍晴明迷了心窍。
  内货说,“你看,不管是剧里还是现实,哪个不是“茨木童子”追着“酒吞童子”呢?要是你能稍微主动一点的话,我早就给你们包红包了。”
  听着他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酒吞莫名一阵心虚。
  对于安倍晴明看出他的心思他是完全一点也不惊讶,酒吞喜欢茨木——整个平安京都知道了,除了茨木。
  “安倍晴明已经在微博放出消息了,有空去染发还不如跟本大爷好好对对台词。”
  于是这件事被拍板定了。
  ——
  第一场。
  ——
  “他的好本……我能说三天三夜!”
  “卡——”
  一旁友情出演的红叶已经笑岔气了。
  “酒吞,你稍微带点真情实感行不行?”
  安倍晴明提点道。
  “对啊,夸自己有这么难?难道是因为你对着茨木夸不下去?”
  “女人,闭嘴!吾友只是还没进入状态。”
  茨木比别人说了他还急地反驳。
  酒吞一旁躁得有点耳尖泛红,他确实不是对着自己夸不下去——毕竟本大爷这么好,本大爷的好有人能说三天三夜!
  但是对着茨木那张脸……他就想起,貌似这么羞耻的台词确实有人天天都对着他说。他突然有点佩服茨木了。
  “酒吞你要是对着自己夸不下去那你就当夸茨木啊,你看看人家茨木长得好看性格又好,要不是他就在你这颗歪脖子树上吊着,要不是我遇见了晴明,没准连我都心动了。”
  “吾友怎么能算是歪脖子树?”
  “行了,你们几个,剧本刚开头,第一场就卡这么多次,酒吞你调整调整情绪,接着来了。”
  by安-和事佬-倍-心累-晴明。
    “他的好我能说三天三夜。”
    想着红叶的话,看着茨木那张傻脸,酒吞竟然真的顺畅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确实啊,那个一直在鼓励他的人,那个一直支持他的人,那个一直相信他的人,身为一个不善言辞的人,酒吞都能一一数落出一堆他的好来。
  他眼睛很亮,被他注视着比被聚光灯照着更能感觉到灼热来,却不觉刺背,像是月亮,明亮柔和。
  他一头火红的发顺顺溜溜地披在肩上,在被自己调侃之后,给他梳头的事自己就全包了,虽然每次想起都觉得自己在自作自受,每每拂过他的长发自己都会感到烫手,心里却开始满满当当的,有什么填满了一般。
  还有他对自己地夸赞,虽然大多是一些无聊平凡的琐事,可每件都能给他夸出个花儿来,虽然面上不耐烦,但酒吞其实很高兴有人能够这般在乎自己。
  还有啊……
  等等,他脸红什么?看着他耳上脸上泛起的淡淡的跟他发色对应的红色,酒吞又觉得心里被猫搔了一下。
  本大爷认定的人怎么能不好嘛。
  他的好本大爷能说三天三夜又三天三夜又三天三夜又……
  ——
  第二场。
  ——
  “能填满我寂寞的人,不是你”
  听着这句话,对面跟他演对手戏的酒吞内心咯噔一下。
  确实,他对自己那么好,但酒吞没有被冲昏头脑,他清楚,茨木只是把自己当成他的朋友,最好的朋友。
  听着这句话,他又有了想出去大醉一场的冲动——跟当初红叶拒绝他一样。
  不,不一样,最起码当时还有茨木陪着自己。
  “茨木童子。”
  听到这个名字酒吞终于回神了,是台词。
  刚刚回神的酒吞没有发现茨木也怔愣了一下。
  说出这句台词就跟自我否定了一样。
  挚友应该不是这么看吾的罢。
  茨木心里泛酸。
  他们确实无法填满彼此的寂寞,因为——他们就是彼此的寂寞啊。
  ——
  第三场。
  ——
  “那个女人啊……她只要像星星那样永远闪耀就好……”
  看着茨木演得像模像样的,酒吞莫名想笑。
  那个笨蛋,他懂什么是爱吗?还星星……虽然明亮,但星星有那么多怎么能用来比作爱呢,用月亮来形容才对吧,独一无二的。
  可酒吞不知道,茨木念着这句台词时想的是他。
  吾友怎么能用星星形容呢,他当然是最闪耀的最火热的太阳啦。
  茨木/酒吞想着,一定要早点让安倍晴明改台词。
  ——
  ……
  ——
  “茨木,你今天来我家跟我对对台词吧。”
  转眼间戏快杀青了,这个对于酒吞和茨木都是羞耻PLAY的剧本终于可以结束了。
  “好的挚友。”
  茨木匆忙清理完头上的发胶跑上了酒吞的副驾驶。
  “挚友你今天的演技真是太棒了,完全征服了我!”
  “恩。”
  “和红叶演对手戏的时候简直太完美了,把一个处处为了挚友着想的忠心鬼将形象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
  “呵。”
  茨木绝对不知道这段酒吞他根本就是本色出演,看见茨木为了别的人买醉,尽管知道这只是剧本他却还是不可避免的有点小吃味。
  “女人你不要影响挚友成就【jiao ji】霸业!”
  ——by台词
  ……
  ——
  酒吞有一搭没一搭地陪着茨木对着台词,晴明说叫他主动点儿,可这戏都演完了自己和那笨蛋却还……
  “挚友,该你了。”
  “恩。”
  酒吞还没回过神来,他想着,就算拿不下他也得先把白表了吧,可是怎么表白呢?
  “不愧是我最爱的茨木童子。”
  等等,他怎么又脸红了,他刚刚说了什么?
  酒吞回过味来,他好像,直接把想说的说了出来。
  酒吞想过一百种表白方式,这种却完全出乎意料。
  ——
  最后一场。
  ——
  “吾友,吾必将永远追随于您。”
  最后一场戏是大江山退治,可是茨木却并没有出场。
  在安倍说下“过”的时候酒吞一脚把眼前道具师做的奇葩的“酒吞”的头踢飞了出去。
  要是茨木下次来剧组看见还不得吓死。
  酒吞理了理衣服,完全没有半点时间为这个结尾伤感,他要赶紧回家去见他的恋人了——是的,他的恋人。
  ——
  酒吞想过一百种告白方式,这种却出乎意料。酒吞当然也想过茨木一百种拒绝的方式,结果依然出乎意料。因为,他接受了。
  ——
  “不愧是我最爱的茨木童子。”
  “挚、挚友?”
  酒吞回过神来吓了一身冷汗,他想圆场,却觉得其实早点表白也没什么。
  他索性把话说开了。
  “茨木,我爱你。”
  他好像还说了一堆情话——估计在别人听来也净是些狗屁玩意。
  他说到口渴了,他难得这么话多。
  酒吞握着冒着汗的拳头等着回复。
  “挚友,我也喜欢你。”
  心尖的人儿这么跟他说。
  不要兴奋不要想太多,谁知道他说的是哪种喜欢。
  半响一个吻印在了他的唇上。
  那个人又说,
  “我也喜欢挚友,最喜欢挚友了,喜欢你好久了,我喜欢你,酒吞。”
  往常那些华丽的辞藻都被他扔到了一边,他只一遍遍地念叨着喜欢,他觉得只有这些直白词能表达他的心情。
  他们都迫切的希望得到对方的回应。
  “这副身体,交给挚友你支配。”
  茨木看着酒吞呆呆的样子,下意识念出了这句台词。
  “好。”
  那人微笑答应。
  ——
  此处应该有一辆酒吞一边背台词一遍操茨木的车,茨木被台词搞得面红耳赤嘴里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一定特——别戳心。好吧,不撩你们了,我也好想看啊啊啊啊,然而本人没有驾照哭唧唧。
  ——
  结尾:阴阳师手游给酒吞茨木出了新皮肤,命名为酒歌狂行和地狱鬼手,啥?你说这两个皮肤长得跟俩影帝一样,错觉错觉。
——
脑残加手癌晚期,没治了,天啊,竟然把酒歌打成了歌酒,感谢纠正啊啊啊啊,以后一定不犯了!重发的。
  
  
  
  

【我怀疑我玩了假游戏】纯属恶搞,可能造成不适,慎!

        他有着可以勘破八岐大蛇阴谋的智慧;
  他有着可以揍哭鬼王的实力;
  他有着一头让食发鬼羡慕的漂亮长发;
  他有着让童男童女爱上的亲和力;
  他有着可以感化鬼女的胸怀;
  上至魅力御姐,下至三无萝莉无不拜倒于他的裤裆之下。
  贵族少年恋着他的实力;
  鬼王恋着他的魅力;
  鬼女恋着他那句夸赞;
  萝莉恋着他的体贴;
  御姐恋着他的关照;
  食发鬼恋着他的貌美;
  童女恋着他的成熟;
  无数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魑魅魍魉都被他的魅力所折服。
  他就是安倍晴明,矗立于阴阳两界之巅,迷一样の男人。
  “晴明的好我能说三天三夜!”
                           ——by被折服的鬼王
         顶着拯救世界这种压力重大的事情的晴明表示,我只想后宫开遍天下,顺带和自己的第二人格想杀相爱。
  网易全新大型全性向后宫攻略手游阴阳师重磅来袭!
  亲,想体会被后宫三千掏空的感觉吗?
  亲,想体会萝莉们依赖的目光吗?
  亲,想体会御姐妖娆的身段吗?
  亲,想体会傲娇,鬼畜,冰山,温柔等等属性美人的爱慕吗?
     阴阳师手游正式开启预约!
        可攻略角色:神乐,八百比丘尼,源博雅,食发鬼,鬼女红叶,童男,童女,酒吞童子,鬼女红叶……
         待攻略角色:茨木童子,黑晴明,大天狗……
——
别问我预约时间。
喵的看新剧情,底下有人吐槽晴明是玛丽苏男主时产生的脑洞。
一句话,放开那个鬼王,冲我来!
  
  
  

所谓炎炎夏日不及你心底火热

  酒吞第一次遇见茨木是在那个夏天。
  当时的酒吞还不是酒吞,当时的茨木也还不是茨木。
  那是个炎炎夏日,连酒吞都忍不住躲在树底下开始乘凉了,当时我们的鬼王就觉得:树荫和清酒简直是绝配啊。
  树荫挡住了那片灼热,仅余几片阳光斑斑驳驳地洒在衣服上,这时一壶香甜的清酒再淌过喉咙……
  正当他舒展身心惬意之时,远处一团黑炎忽的砸了过来,力道很轻,对于他来说就像是挠痒痒一般,可是,
  “大夏天玩火你是打算自焚吗?自焚就算了,还妄图本大爷跟你陪葬?”
  酒吞抓起了罪魁祸首的衣领,他恨得牙痒痒,当他刚喝第一杯酒时就察觉到那个小鬼了,本来他一直在远处观望,酒吞仅当他是一处景观,谁知他竟然这么没眼力见儿地上前招惹自己。
  毁了一壶好酒。
  “你真强,我们来打一架吧。”
  小鬼用力挣扎着想逃脱出他的手心,可是拼上了浑身力气酒吞的手臂也没松动分毫。
  “先、先放开我。”
  小鬼憋红了脸憋出了这么句。
  “不是说要打架吗?下都下不来你还怎么跟本大爷比斗?”
  酒吞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当时的酒吞还年幼,尚未化鬼,对于此等扰了自己清净的小鬼想的也只是略微惩罚。
  “你太强了,你一定是未来位于鬼族巅峰的男人,你就像一片灯塔,一定能引领我们未来的道路,引领我们……啊……”
  小鬼惊呼一声,酒吞突然松手害的他狠狠摔在地上。
  “小鬼,看清楚点儿,本大爷是人类。”
  酒吞屈尊降贵蹲了下来,跟小鬼的小脑瓜子齐平。
  “本大爷做人做的自在,根本无化鬼的打算。”
  “怎么可能,挚友你身上的怒火像是、像是这片夏日一样灼热了我的心,这般强烈的怒火绝非人类可以拥有的!”
  还得寸进尺叫上挚友了。
  酒吞嗤笑一声,怒火?
  “要么说你是小鬼呢,这么热的天谁心里没把火,还鬼族巅峰?小鬼你莫不是白日梦做多了吧。”
  “可是,挚友……”
  酒吞拿着酒倒了他一身。
  “给本大爷消消火!”
  淋了一身落汤鸡的小鬼呆呆地看着他“挚友”走远。
  “挚友!我叫茨木!你一定会是统领万界的鬼王的!而我茨木,将是你最忠诚的左膀右臂!”
  带着刺破苍穹气势的一段话惊起了林间一群飞鸟。
  这段表衷心的话也不知酒吞听见没有,茨木倒是隐约间听到一声不屑的笑声,还有一声带有嘲笑意味的小鬼。
  茨木攥紧了自己的鬼爪。
  为了辅助挚友成就霸业,自己也要努力变强才是。
  ——
  回想起这段初遇,鬼王觉得茨木他就是个乌鸦嘴,一语成谶(chen)。
  哦对了,还有当时真的很热。
  鬼王补充。
  炎炎夏日也抵不上挚友心中的怒火火热。
  趁机吹吞的茨木补充。
  “傻子,你过来摸摸我的心现在热不热?”
  酒吞气急败坏地把他的爪子抓到了自己的胸膛,气急的鬼王一时忘记了他鬼将残缺的手臂无法感觉到温度【权当私设嘞】。
  ——
  能让人感到炎热的,除了怒火,还有爱啊——哦,当然,还有这破天儿。
  ——
  最近好热好热,我们教室都开始开空调了,快到夏天了,快放暑假了,提前祝大家暑假快乐【此人已疯。】
         ——
好热_(:3」∠❀)_,陈年旧文拉出来遛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