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遥他攻

接ID,喵的我家受老说我是受!我爱我家@棋遥/~

霸道总裁的被弧日常

  “亲爱的么么哒,早安。今天听了一首歌,我想起了你,我想说,你就像那红色的丝线一样呀,一刻不离的绕在我的思绪里,把我绕的晕晕沉沉的,自己却独善其身。”
  “……”
  “亲爱的么么,今天吃了红烧排骨,你最最爱吃的那种哟,你赶快回来吧,我给你留了一块最大的。”
  “……”
  “亲爱的……”
  霸道总裁面无表情地敲下了这三个字,面无表情的想:mmp他为什么又)我,为什么为什么,我要跟他离婚,再也不跟他好了,离婚后还要将他净身出户。
  “……”
  突然间,QQ上特别关心的特别提示音响了起来,霸道总裁微不可见地弯了弯嘴角,他愉快地忘记了自己一分钟前说的话:恩,离婚什么的太伤感情了,而且要是净身出户他活不下去了怎么办,等回来把那个小妖精x的下不了床就行。
  “么么。”
  总裁霸气地一个秒回。
  “么。话说喜欢吃排骨的是你吧,以后不要再打着我爱吃的旗号了。”
  啊,他就回了一个么,他果然不爱我了。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离婚吧。”
  总裁愤愤地打下了这排字,
  “好啊。”
  他竟然敢……
  “离婚以后你去找别人给你做排骨,给你洗衣服,给你亲亲抱抱举高高吧。”
  “……qwq”
  想着总裁憋屈到不行却还是装着面无表情的脸,屏幕前软萌忍不住笑了起来。
  “乖,三天后就回来了。”
  “我要吃排骨。”
  “好。”
  “你亲手给我做的。”
  “当然,不然谁满足得了你?”
  “【期待】【期待】【期待】”
  “先下了,今天的工作还没做完。”
  他……
  屏幕前总裁崩溃地想,他特么又)我。
  悲极而感,总裁想起了他和软萌表白那天。
  “本人没车没房没存款,不会做饭不会做家务,暖床勉强。”
  “……”
  “要不要……”
  “?”
  看着QQ备注的“我家亲亲小受”,总裁双手颤抖地打下:
  “要不要跟这么差劲的我交往试试呢?”
  “……”
  “……”
  “好呀。(๑˙ー˙๑)”
  “这么差劲的你,貌似只有我能收了呢。”
  “老公~!♡”
  总裁兴奋到双手不受控制地打下两个字。哦,~!♡是有意识加的。
  “老公,空虚寂寞冷,你又)我。”
  他想起往事笑得嗨皮起来,继续骚扰他家小受。
  “唉。”
  软萌被QQ轰炸地烦死了,天啊,这还怎么工作呢,于是他一脸不耐烦地……打开了笔记本。
  真的真的,最后一次,再也不要理他了。
  “噗——”
  看到老公这个称呼软萌一阵酸爽,他莫名想起了他跟总裁的加QQ那天。
  “喂,那个,能……能问问你的QQ吗?”
  看着面无表情的总裁面无表情地说出这么扭扭捏捏的话,软萌直接笑场了。
  “好啊,写在你手臂上可以吗?”
  “恩!”
  “那写在你的胸上可以吗?”
  “恩……”
  “写在你的**上呢?”
  “……”
  看着他脸红的滴血,软萌轻轻说到,“那写在你的心里吧。”
  念完数字看着总裁落荒而逃的背影,软萌打开了手机。
  霸道总裁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
  “要不要跟这么差劲的我交往试试呢?”
  “好呀。(๑˙ー˙๑)”
  ……
  “老!公!,听见没有!你还(我!”
  “我明天就回去。”
  “♡”
  mmp,今天熬夜!嘿,平时什么都不说装高冷,一上QQ就发sao,明天回去收拾你个小妖精啊。
  两边人同时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
无聊码的小短篇,呀,霸道总裁是我,软萌是我家受受,来来来,大家评评我俩谁更攻?叫他再(我,叫他在成天想着反攻哼唧。 @棋遥

说一句有哲理的话

一个黑蛋的价值,取决于你将它喂给谁。

【茨酒】段砸

酒吞为了完成一个任务后遗症就失忆了,醒来就看到茨木一直在喊他“挚友”。
一个人也不认识啊,再加上他对茨木有种莫名的好感,于是他就跟着茨木走了。
到了茨木家里,跟茨木相处了好久,他总觉得他俩不是朋友。
港真,朋友会睡一张床?朋友会拍“结婚照”?
于是,他就决定去试探一下。
“茨木,本大爷每天晚上梦见的在梦里被本大爷c哭的人到底是不是你?”
“啊,挚友,你想起来了?”
果然。
酒吞内心竟然泛出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就说他俩关系不一般嘛。
然后茨木语不惊人死不休下句话吓了酒吞一个趔趄。
“不过每天晚上先哭的都是挚友你啊。”
WTF?
——
一个小脑洞,不会有后续了大概x
有人认领嘛【装可怜】请不要大意地领走喔吧

遇到皮肤茨真的real尴尬,
皮肤茨:陪你白头?恩?你告诉我你现在的头发是跟谁白的?是觉醒茨那个小妖精还是未觉醒茨那个小女表砸?

强烈安利好妹妹乐团他们今天出的酒吞物语x
让我开个脑洞。
假若这首歌是由阴阳师里式神唱的的话。
歌词中曾多次提到了你,【沉思】
按照阴阳师剧情,如果是酒吞唱的话,这个你不是茨木就是红叶。
可是红叶是不会无聊到听他瞎bb的。
——
当然还有可能这首歌就是茨木唱给他的挚友的。
我一直觉得,如果要出一首关于酒吞的歌,那么除他本人之外,最有资格唱的就是茨木了。
好的,码住这个脑洞。
然后接着沉迷这首歌去了

  关于酒茨向的新剧情脑补:茨木肩负着光耀鬼族的重任【传记】,他找了半天心目中的鬼王锁定了酒吞,彼时,酒吞才8岁,才8岁的酒吞,冷静,谨慎,具有王者风范,且发展潜力很大,茨木认定他一定能光耀鬼族。然后,新剧情,他们遇到了晴明。酒吞为了变强【只是为了实现茨木给予他的目标】主动去挑战晴明。输了。怎么办?我输了茨木还会喜欢我吗?才8岁的酒吞,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强忍着没有哭出来,说话却略带了哭腔。然后茨木就开始像剧情一样开导他,酒吞表面上嫌弃了一下茨木“才不要。”然后这辈子再也没哭过。然后酒吞长大了,如茨木所说成了鬼族的王,然后茨木成了鬼族的王后,end。

【酒茨】剧本

  酒歌吞和鬼手茨
  酒歌是白发白发白发,鬼手是红发红发红发,全篇这个梗,先画个重点号x
  “挚、挚友,你确定要接这个剧?”
  茨木说话都开始磕磕巴巴起来,按理说身为一个影帝,就算接到什么剧本也该淡定地保持他的风范,而且如果遇到实在不想演的耍个大牌拒绝就OK了,但是这个奇葩剧本是他挚友给他接的。
  “怕什么怕?本大爷跟你一起演,你是不相信自己还是不相信本大爷!”
  酒吞怒拍桌子站了起来。
  “可是挚友,吾怎么能让你对吾念这般台词!”
  茨木还显得犹犹豫豫。
  剧本是安倍导演友情提供的,讲的是关于平安时代里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的故事,安倍晴明甚至说,反正人物性格也取材他俩,干脆直接让他俩演得了。
  恩,本来也没什么,确实是本色出演啊,吹吞成瘾的茨木,高【ao】贵【jiao】冷【shen】艳【gui】的酒吞,再加上这俩人影帝属性,简直杠杠的。
  可是,安倍晴明却点名叫酒吞饰演茨木童子,叫茨木饰演酒吞童子。
  因为这个电影表面上看去是个历史题材的正经电影,可本质确是为安倍晴明旗下的手游炒热度。
  酒吞的红毛杀马特属性还有茨木那阳光一般柔软的白毛属性早已深入每个阴阳师玩家的内心了。
  “挚友,其实吾可以染发的!能跟挚友一个发色是吾的荣幸!”
  “笨蛋。”
  酒吞无奈扶额。
  讲真,他之所以接这个剧本是完全被安倍晴明迷了心窍。
  内货说,“你看,不管是剧里还是现实,哪个不是“茨木童子”追着“酒吞童子”呢?要是你能稍微主动一点的话,我早就给你们包红包了。”
  听着他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酒吞莫名一阵心虚。
  对于安倍晴明看出他的心思他是完全一点也不惊讶,酒吞喜欢茨木——整个平安京都知道了,除了茨木。
  “安倍晴明已经在微博放出消息了,有空去染发还不如跟本大爷好好对对台词。”
  于是这件事被拍板定了。
  ——
  第一场。
  ——
  “他的好本……我能说三天三夜!”
  “卡——”
  一旁友情出演的红叶已经笑岔气了。
  “酒吞,你稍微带点真情实感行不行?”
  安倍晴明提点道。
  “对啊,夸自己有这么难?难道是因为你对着茨木夸不下去?”
  “女人,闭嘴!吾友只是还没进入状态。”
  茨木比别人说了他还急地反驳。
  酒吞一旁躁得有点耳尖泛红,他确实不是对着自己夸不下去——毕竟本大爷这么好,本大爷的好有人能说三天三夜!
  但是对着茨木那张脸……他就想起,貌似这么羞耻的台词确实有人天天都对着他说。他突然有点佩服茨木了。
  “酒吞你要是对着自己夸不下去那你就当夸茨木啊,你看看人家茨木长得好看性格又好,要不是他就在你这颗歪脖子树上吊着,要不是我遇见了晴明,没准连我都心动了。”
  “吾友怎么能算是歪脖子树?”
  “行了,你们几个,剧本刚开头,第一场就卡这么多次,酒吞你调整调整情绪,接着来了。”
  by安-和事佬-倍-心累-晴明。
    “他的好我能说三天三夜。”
    想着红叶的话,看着茨木那张傻脸,酒吞竟然真的顺畅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确实啊,那个一直在鼓励他的人,那个一直支持他的人,那个一直相信他的人,身为一个不善言辞的人,酒吞都能一一数落出一堆他的好来。
  他眼睛很亮,被他注视着比被聚光灯照着更能感觉到灼热来,却不觉刺背,像是月亮,明亮柔和。
  他一头火红的发顺顺溜溜地披在肩上,在被自己调侃之后,给他梳头的事自己就全包了,虽然每次想起都觉得自己在自作自受,每每拂过他的长发自己都会感到烫手,心里却开始满满当当的,有什么填满了一般。
  还有他对自己地夸赞,虽然大多是一些无聊平凡的琐事,可每件都能给他夸出个花儿来,虽然面上不耐烦,但酒吞其实很高兴有人能够这般在乎自己。
  还有啊……
  等等,他脸红什么?看着他耳上脸上泛起的淡淡的跟他发色对应的红色,酒吞又觉得心里被猫搔了一下。
  本大爷认定的人怎么能不好嘛。
  他的好本大爷能说三天三夜又三天三夜又三天三夜又……
  ——
  第二场。
  ——
  “能填满我寂寞的人,不是你”
  听着这句话,对面跟他演对手戏的酒吞内心咯噔一下。
  确实,他对自己那么好,但酒吞没有被冲昏头脑,他清楚,茨木只是把自己当成他的朋友,最好的朋友。
  听着这句话,他又有了想出去大醉一场的冲动——跟当初红叶拒绝他一样。
  不,不一样,最起码当时还有茨木陪着自己。
  “茨木童子。”
  听到这个名字酒吞终于回神了,是台词。
  刚刚回神的酒吞没有发现茨木也怔愣了一下。
  说出这句台词就跟自我否定了一样。
  挚友应该不是这么看吾的罢。
  茨木心里泛酸。
  他们确实无法填满彼此的寂寞,因为——他们就是彼此的寂寞啊。
  ——
  第三场。
  ——
  “那个女人啊……她只要像星星那样永远闪耀就好……”
  看着茨木演得像模像样的,酒吞莫名想笑。
  那个笨蛋,他懂什么是爱吗?还星星……虽然明亮,但星星有那么多怎么能用来比作爱呢,用月亮来形容才对吧,独一无二的。
  可酒吞不知道,茨木念着这句台词时想的是他。
  吾友怎么能用星星形容呢,他当然是最闪耀的最火热的太阳啦。
  茨木/酒吞想着,一定要早点让安倍晴明改台词。
  ——
  ……
  ——
  “茨木,你今天来我家跟我对对台词吧。”
  转眼间戏快杀青了,这个对于酒吞和茨木都是羞耻PLAY的剧本终于可以结束了。
  “好的挚友。”
  茨木匆忙清理完头上的发胶跑上了酒吞的副驾驶。
  “挚友你今天的演技真是太棒了,完全征服了我!”
  “恩。”
  “和红叶演对手戏的时候简直太完美了,把一个处处为了挚友着想的忠心鬼将形象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
  “呵。”
  茨木绝对不知道这段酒吞他根本就是本色出演,看见茨木为了别的人买醉,尽管知道这只是剧本他却还是不可避免的有点小吃味。
  “女人你不要影响挚友成就【jiao ji】霸业!”
  ——by台词
  ……
  ——
  酒吞有一搭没一搭地陪着茨木对着台词,晴明说叫他主动点儿,可这戏都演完了自己和那笨蛋却还……
  “挚友,该你了。”
  “恩。”
  酒吞还没回过神来,他想着,就算拿不下他也得先把白表了吧,可是怎么表白呢?
  “不愧是我最爱的茨木童子。”
  等等,他怎么又脸红了,他刚刚说了什么?
  酒吞回过味来,他好像,直接把想说的说了出来。
  酒吞想过一百种表白方式,这种却完全出乎意料。
  ——
  最后一场。
  ——
  “吾友,吾必将永远追随于您。”
  最后一场戏是大江山退治,可是茨木却并没有出场。
  在安倍说下“过”的时候酒吞一脚把眼前道具师做的奇葩的“酒吞”的头踢飞了出去。
  要是茨木下次来剧组看见还不得吓死。
  酒吞理了理衣服,完全没有半点时间为这个结尾伤感,他要赶紧回家去见他的恋人了——是的,他的恋人。
  ——
  酒吞想过一百种告白方式,这种却出乎意料。酒吞当然也想过茨木一百种拒绝的方式,结果依然出乎意料。因为,他接受了。
  ——
  “不愧是我最爱的茨木童子。”
  “挚、挚友?”
  酒吞回过神来吓了一身冷汗,他想圆场,却觉得其实早点表白也没什么。
  他索性把话说开了。
  “茨木,我爱你。”
  他好像还说了一堆情话——估计在别人听来也净是些狗屁玩意。
  他说到口渴了,他难得这么话多。
  酒吞握着冒着汗的拳头等着回复。
  “挚友,我也喜欢你。”
  心尖的人儿这么跟他说。
  不要兴奋不要想太多,谁知道他说的是哪种喜欢。
  半响一个吻印在了他的唇上。
  那个人又说,
  “我也喜欢挚友,最喜欢挚友了,喜欢你好久了,我喜欢你,酒吞。”
  往常那些华丽的辞藻都被他扔到了一边,他只一遍遍地念叨着喜欢,他觉得只有这些直白词能表达他的心情。
  他们都迫切的希望得到对方的回应。
  “这副身体,交给挚友你支配。”
  茨木看着酒吞呆呆的样子,下意识念出了这句台词。
  “好。”
  那人微笑答应。
  ——
  此处应该有一辆酒吞一边背台词一遍操茨木的车,茨木被台词搞得面红耳赤嘴里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一定特——别戳心。好吧,不撩你们了,我也好想看啊啊啊啊,然而本人没有驾照哭唧唧。
  ——
  结尾:阴阳师手游给酒吞茨木出了新皮肤,命名为酒歌狂行和地狱鬼手,啥?你说这两个皮肤长得跟俩影帝一样,错觉错觉。
——
脑残加手癌晚期,没治了,天啊,竟然把酒歌打成了歌酒,感谢纠正啊啊啊啊,以后一定不犯了!重发的。
  
  
  
  

【我怀疑我玩了假游戏】纯属恶搞,可能造成不适,慎!

        他有着可以勘破八岐大蛇阴谋的智慧;
  他有着可以揍哭鬼王的实力;
  他有着一头让食发鬼羡慕的漂亮长发;
  他有着让童男童女爱上的亲和力;
  他有着可以感化鬼女的胸怀;
  上至魅力御姐,下至三无萝莉无不拜倒于他的裤裆之下。
  贵族少年恋着他的实力;
  鬼王恋着他的魅力;
  鬼女恋着他那句夸赞;
  萝莉恋着他的体贴;
  御姐恋着他的关照;
  食发鬼恋着他的貌美;
  童女恋着他的成熟;
  无数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魑魅魍魉都被他的魅力所折服。
  他就是安倍晴明,矗立于阴阳两界之巅,迷一样の男人。
  “晴明的好我能说三天三夜!”
                           ——by被折服的鬼王
         顶着拯救世界这种压力重大的事情的晴明表示,我只想后宫开遍天下,顺带和自己的第二人格想杀相爱。
  网易全新大型全性向后宫攻略手游阴阳师重磅来袭!
  亲,想体会被后宫三千掏空的感觉吗?
  亲,想体会萝莉们依赖的目光吗?
  亲,想体会御姐妖娆的身段吗?
  亲,想体会傲娇,鬼畜,冰山,温柔等等属性美人的爱慕吗?
     阴阳师手游正式开启预约!
        可攻略角色:神乐,八百比丘尼,源博雅,食发鬼,鬼女红叶,童男,童女,酒吞童子,鬼女红叶……
         待攻略角色:茨木童子,黑晴明,大天狗……
——
别问我预约时间。
喵的看新剧情,底下有人吐槽晴明是玛丽苏男主时产生的脑洞。
一句话,放开那个鬼王,冲我来!
  
  
  

所谓炎炎夏日不及你心底火热

  酒吞第一次遇见茨木是在那个夏天。
  当时的酒吞还不是酒吞,当时的茨木也还不是茨木。
  那是个炎炎夏日,连酒吞都忍不住躲在树底下开始乘凉了,当时我们的鬼王就觉得:树荫和清酒简直是绝配啊。
  树荫挡住了那片灼热,仅余几片阳光斑斑驳驳地洒在衣服上,这时一壶香甜的清酒再淌过喉咙……
  正当他舒展身心惬意之时,远处一团黑炎忽的砸了过来,力道很轻,对于他来说就像是挠痒痒一般,可是,
  “大夏天玩火你是打算自焚吗?自焚就算了,还妄图本大爷跟你陪葬?”
  酒吞抓起了罪魁祸首的衣领,他恨得牙痒痒,当他刚喝第一杯酒时就察觉到那个小鬼了,本来他一直在远处观望,酒吞仅当他是一处景观,谁知他竟然这么没眼力见儿地上前招惹自己。
  毁了一壶好酒。
  “你真强,我们来打一架吧。”
  小鬼用力挣扎着想逃脱出他的手心,可是拼上了浑身力气酒吞的手臂也没松动分毫。
  “先、先放开我。”
  小鬼憋红了脸憋出了这么句。
  “不是说要打架吗?下都下不来你还怎么跟本大爷比斗?”
  酒吞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当时的酒吞还年幼,尚未化鬼,对于此等扰了自己清净的小鬼想的也只是略微惩罚。
  “你太强了,你一定是未来位于鬼族巅峰的男人,你就像一片灯塔,一定能引领我们未来的道路,引领我们……啊……”
  小鬼惊呼一声,酒吞突然松手害的他狠狠摔在地上。
  “小鬼,看清楚点儿,本大爷是人类。”
  酒吞屈尊降贵蹲了下来,跟小鬼的小脑瓜子齐平。
  “本大爷做人做的自在,根本无化鬼的打算。”
  “怎么可能,挚友你身上的怒火像是、像是这片夏日一样灼热了我的心,这般强烈的怒火绝非人类可以拥有的!”
  还得寸进尺叫上挚友了。
  酒吞嗤笑一声,怒火?
  “要么说你是小鬼呢,这么热的天谁心里没把火,还鬼族巅峰?小鬼你莫不是白日梦做多了吧。”
  “可是,挚友……”
  酒吞拿着酒倒了他一身。
  “给本大爷消消火!”
  淋了一身落汤鸡的小鬼呆呆地看着他“挚友”走远。
  “挚友!我叫茨木!你一定会是统领万界的鬼王的!而我茨木,将是你最忠诚的左膀右臂!”
  带着刺破苍穹气势的一段话惊起了林间一群飞鸟。
  这段表衷心的话也不知酒吞听见没有,茨木倒是隐约间听到一声不屑的笑声,还有一声带有嘲笑意味的小鬼。
  茨木攥紧了自己的鬼爪。
  为了辅助挚友成就霸业,自己也要努力变强才是。
  ——
  回想起这段初遇,鬼王觉得茨木他就是个乌鸦嘴,一语成谶(chen)。
  哦对了,还有当时真的很热。
  鬼王补充。
  炎炎夏日也抵不上挚友心中的怒火火热。
  趁机吹吞的茨木补充。
  “傻子,你过来摸摸我的心现在热不热?”
  酒吞气急败坏地把他的爪子抓到了自己的胸膛,气急的鬼王一时忘记了他鬼将残缺的手臂无法感觉到温度【权当私设嘞】。
  ——
  能让人感到炎热的,除了怒火,还有爱啊——哦,当然,还有这破天儿。
  ——
  最近好热好热,我们教室都开始开空调了,快到夏天了,快放暑假了,提前祝大家暑假快乐【此人已疯。】
  

【白草】告白x

  “我喜欢你。”
看着眼前自己最爱的人这么跟自己说话,萤草简直要乐疯了。
天呐天呐,啊啊啊啊,真的吗真的吗,她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那么强大的人,那么温柔的人,真的会喜欢上这么弱小的我吗???
萤草回神凝望着她——那是自己最想要成为的样子。
可是她往常时常浮现笑意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局促不安。
“白狼,我也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第一眼看到你时就喜欢上你了。我会跟你永远在一起的!我要为你洗一辈子衣服,做一辈子饭。”
萤草迎着她惊喜的目光露出了大大的笑。
——
一个随手小段砸。
这对完完全全戳中老夫的萌点了,晕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