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学习博主

这个博主是个高冷,因为他把所有自我吐槽全删了。

【良邦良无差向or友情向?】两人的初遇与如何成为朋友的

        ~
  Summary:根据官方背景故事想象出来的两人初遇的具体情节。(以下大串良哥语音台词出没。)
  ~
  “言灵·壁垒。”
  一番在张良看起来莫名其妙地争吵以简短的四个字告终。
  他也不是没与人相处过,跟师父探讨魔法的奥秘,跟慕名前来拜访师父的人进行几句无关紧要的寒暄,这些他都能做得挺好。
  但是……跟这些外面的人们……
  张良叹了口气,他只得思索起来:为什么人和人的头脑有那么大的差异?
  夜幕已经降临,他到这里来的第六天即将过去。
  他看了看手中仅存的铜板。师父给的,他交代入世需要用这些换取东西——他始终无法理解为什么人们会痴迷于财物。
  他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靠着墙看起了书。
  光线有些暗,他索性召唤出一道光墙来借光。
  “您好,请问您是法师吗?”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在近处问道。
  魔法刚刚出现便立即盛行起来,虽然后来因为一系列原因低迷了一段时间,但是现在也依旧处于昌盛期,法师的人数并不在少数。
  而自己也并不是什么知名法师。
  所以,为什么要用敬称?
  张良抬起头,光墙的光映衬得他的头发更加皎白,如同月光一般轻盈。
  出口之人是一头紫发,身着官服,整个人穿着的干净整洁,令人轻易便能心生好感。
  但张良无端端地觉得他不应该是这副模样。
  “是,这是‘言灵’。”
  那人已经走进了光墙的攻击范围,张良心生烦躁地一并迅速解释了清楚。
  “言灵?”
  那人停下继续靠近的脚步,疑惑道。
  “我为其赋予的名字。”
  简洁明了的回答。
  对方起唇貌似要说些什么,但是远方匆匆赶来一个随从在他耳边低语,那人挑了挑眉,跟着随从往马车那里走去。
  “很美妙的名字。”
  在上马车的前一刻,他倏而停住脚步真诚地夸赞道。
  马车一骑绝尘。
  待到确定周围了无一人后,张良饶有兴趣地打开他反手扔过来的锦囊。
  应着光能看到锦囊上有一张写着“刘季”的薄纸,并且还有一块小小的令牌。
  刘季之前无声起唇的口型是:有事找我。
  张良随手把令牌扔进了自己的背包,继续看起了书。
  他并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
  ……
  “@&#*#)#*@)@*@”
  “X”
  ……
  “@*@&&*)@*~)~*#(@(;'”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
  “balabalabalabalabala”
  “呵呵”
  ……
  “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说话?”
  “因为你蠢。”
  张良认真地回道。就着这种无聊小事也能跟自己争执这么久,怎么看怎么是个蠢货。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思考思考怎么提高她那泥土般的眼界。
  “你……你!!!!”
  “@*#)/:/*#)2*@92(@;@;#*#(@)$;@(#)”
  “……烦死人了你。”
  对于这种娇滴滴的女孩子,张良真的不想使用他对待昨天壮汉那种方法,究其原因……他怕真把她打死。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你、你别哭啊。”
  “我伤心呜呜呜呜呜呜……”
  “呃……”
  张良思索了一下决定这么安慰她转移她的注意力。
  “伤心不是哭的理由,傻才是。”
  只是蠢点而已,又不傻,有什么可哭的呢?
  张良想着,这样就能奏效了吧,这蠢女人哭起来是真的烦。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张良再也无法保持他那张高深莫测的脸了,对于这种事情他是真的应付不了……看她那要哭到天荒地老的模样,真是个大麻烦。
  诶对了,麻烦。
  那张令牌就扔在他的背包里,而且令牌上还刻有一张袖珍的地图,以张良的记忆力,他看了一眼就全部记了下来。
  那个小官员的位置就在……就在这附近!
  张良拉起那个女人迅速跑了起来,女人边抽泣边打嗝边追上张良的步伐。
  “你……嗝,呜呜,你干嘛?”
  “闭嘴。”
  张良不耐烦道。
  然后直到到了刘邦住处前两人都毫无交流。
  “咚咚。”
  张良轻轻扣了扣门,不久后,那个紫头发的终于出来了,他愉快地叹了口气,终于甩掉了这个麻烦。
  他拿出令牌,指着还在一旁哽咽的女人,言简意赅:“帮忙。”
  刘邦理清逻辑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走过去在女孩子耳边低语几句,女孩子立刻停止哭泣甚至露出了一抹微笑。
  “???”
  张良表面冷漠内心一阵目瞪口呆,他用钦佩的目光看向对方,等女孩子蹦蹦跳跳地走了之后,他才启口:“谢谢,需要我怎么报答?”
  他翻阅过的无数古籍以及入世前师父的教诲都告诉他“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所以他认为对方二话不说帮了他后向他索取报酬是天经地义的一件事。
  刘邦诧异地看着他,理所应当地说:“报答?需要什么报答?我们是朋友啊。”
  “朋友?”
  张良疑惑地问道,虽然古籍上写了很多关于“友情”的事迹,但是他本人,如果不算那些愿意乖巧跟他沟通的事物……他真的没交过朋友。
  “是的,朋友。”
  刘邦微笑道,肯定地答复。
  朋友……
  张良内心咂摸了一遍这个词,看着对方的眼睛亮了起来。
  ~~~~~~~~
  【番外】【刘邦与被霸道总裁张良称作“女人”的真八九岁小女孩沟通的具体内容】
  刘邦:“嗨。”
  小女孩:“呜呜呜……”
  刘邦【神神秘秘压低声音】:“你是喜欢上对面那个小哥哥了吗?”
  小女孩:【点了点头】
  刘邦:“我是他的父亲,我给你们赐婚怎样?”
  小女孩【脸红,犹犹豫豫】:“可是……”
  刘邦【摸了摸她的头】:“放心,他肯定也是喜欢你的,你看,他都带你来见未来老丈人了。”
  小女孩:【停止哭泣,爆红了脸】
  刘邦【安抚】:“你看,他一直在偷看你,肯定是害羞了,我待会与他仔细商量赐婚的事,你让那边的叔叔带你去买棒棒糖吃怎么样?”
  小女孩【点了点头】:好。
  跟着侍卫走远了……
  侍卫按照刘邦的命令买了根棒棒糖,然后在小女孩期待地目光下……把棒棒糖递给了刘邦。
  刘邦自然地叼起棒棒糖施施然的走远决定继续跟屋里的张良探讨哲学·真。
  侍卫看着再次哭起来的小女孩,无奈的再次带她出去买糖,反正守不守着都无所谓,没人愿意去刺杀那个跟小朋友抢棒棒糖的垃圾,屋里有张良守着也出不了事。
  小女孩舔了舔棒棒糖,星星眼地看着侍卫,兴奋地说:“叔叔!我喜欢你!让“老丈人”给咱们赐婚吧!”
  侍卫——萧何望着天,一口老槽不知道当吐不当吐。这特么,遇到的都是什么事啊!当初为什么要跟了这个垃圾君主。
  哦,萧何目光悠远地望着远方,记得他们初遇的那天……
  

我觉得关注……就我自己而言,我觉得关不关注都能在tag刷到作者的文,日常看好友推荐只要不是太雷也懒得取关,所以我认为关注应该是代表一瞬之间的悸动吧,就是看太太的文看完一瞬间非常喜欢非常激动以至于点了关注键。看了眼我的粉丝……感谢曾经喜欢过我的你们ノ♡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经常发动态的我关注的大大,总觉得我们是朋友一样的感觉(虽然大大并没有关注我),连带着看着大大在tag里发文都觉得:欸?我朋友竟然还写文?等等,我好像就是因为文关注他的——如此反复循环_(´□`」 ∠)_

说真的,列表有没有人吃扁鹊x白起的。

想想那个被剥夺一切后的少年醒来后第一次遇到光亮,不再是给别人治好病也只会收到的害怕,白起会对他笑对他感激甚至对他感同身受。
一个怪物,一个怪医,根本就是同命相怜的。

他是第一次遇到如此不要命的病人,往常别人不惜一切代价来找他这个怪医就是为了活下去,而他呢?他只是想多一些时间来拼命。
他竟然愿意为了别人付出一切。

感情这种东西对于他这种被至亲背叛的人来说根本就是虚无缥缈的。
但是他用实际给他演示出了感情到底有多么愚蠢。

那个家伙明明是个心慈手软的人,但是为了他的皇上浑身沾满了鲜血。不管受了多重的伤,在他的君王面前也是腰板挺得笔直,只有在他这里才会稍稍露出一丝疲态。

嬴政知道吗?恐怕是知道的。在白起睡了后他偶然看到过一次在屋外徘徊的他,白日的威严已经不再绷着,满脸愁容。他伫立了一整个晚上。
每次修养好的白起道完谢就会飞快的跑去战场送死——这叫他治什么治?

秦国的战神要倒下了。嬴政知道,敌军知道,他庇护的人民隐约知道,身为医生的扁鹊知道的最清楚。

但那又有什么用?只要他还在一天,那秦国便依然是战无不胜的。

那是一把只为最强之人挥动的利刃。
他顶多算个修理师。
今天的他依然想要医者仁心地跟他叨叨两句“生命不是廉价品”,不过,毫无疑问的,他将此咽了下去。

码一码目前脑洞,数字不代表写的先后顺序(我甚至不知道我会不会写)。

王者
1.双狄,时空发明了穿越机,无聊,感觉世界没有挑战性,就去穿越n世去抓某个隐藏在时间洪流里的魔术师(当时他并不确定是否有这个人存在),遇到了他的每一世(各个皮肤)。每一世都与他发生了xxx的故事,结拜为兄弟(?)。最后发现原来自己就是魔术师耶。

2.百里兄弟日常

阴阳师
1.夜叉&茨木的无cp向故事。同为被排挤的鬼子,结果性格长得差这么多,我茨木果真小天使啊。大概是夜叉视角,看看某个原先跟他一样中二的妖变得更加中二的过程?第一次见面。茨木救了夜叉,跟他畅谈统领复兴鬼界,自己要做鬼族的领导人之类中二的话。夜叉难免跟他争辩争辩他也能当王。很久之后第二次见面茨木跟他说自己见到了个强者。第三次见面茨木跟他畅谈了酒吞,并且说要帮他成为鬼族的王。第四次并没有见面……夜叉听来了大江山退治的消息。第五次茨木正在陪着鬼王借酒消愁导致夜叉对酒吞印象不咋地。然后开放性结局。

2.崽狗,对没错,崽狗。某个伪装成纯良书生的崽崽赖上了某个大义凛然拯救弱小的狗子……一直装弱,然后突突突n下把他……

3.双狗。五星原皮狗x六星觉醒皮狗。相互救赎?
以下选自某年某月某日的我的qq空间
*
突然想写双狗。
一个五勾一个六勾。
五勾的是红配绿狗子,六勾的是觉醒狗子。
五勾的遇到六勾一起讨论大义什么的……
“你真像年轻的我,”
“呵。”
……
还可以一起吹笛子什么的。
合奏。
……
五勾狗子被六勾救了……
“我需要你保护?”
逞强。
“呵。”
抱起来上药。
……
“我们是追求大义之人!为何要遮遮掩掩。”
“……”
六勾狗子默默摘下面具。
五勾狗子看呆了。
呆了。
了。
……
想想五勾的小狗子带着内什么魂全肉装给大狗子挡伤害什么的……
“我需要你保护?”
气恼。
“我要保护的是全天下人。”
……
“尤其是……”
……
趁着小狗子发大话,大狗子把对方全队灭了。
“你……”
……
“谢。”

(「・ω・)「嘿
然后升到六勾就可以愉快开始反攻了。
*
好像是n年前写的,我现在文笔才不会这么幼稚!(泥垢)

4.酒茨。ABO。车。OXA,大概是厌恶自己身份的很牛逼的O酒x不顾自己身份只会护着挚友(性别歧视梗)的A茨。某次任务酒吞突然那什么,绝望的觉得被茨木标记一下也没啥的时候,被茨木坐上去自己动了(原谅我不会描述那个体位(゚o゚;)酒吞反应过来愉快地……然后事后问他为啥这样,茨木说被强者支配不是理所应当的吗xx

5.性转金鱼姬x荒川。大概是写下可爱的金鱼姬天天被欺负被弹脑袋的日常。天天想着征服世界然后被荒川狠狠教训了一番。再来个类似于大江山退治的梗,终于明白了荒川的苦心,然后balabalabala,然后终于长大了的他……

然后还有几个欠债的……啊,没梗目前,回头再说。

目前欠了一篇卫非,一篇百里兄弟日常,一篇博多豚骨拉面团,一篇一百天贺文【都快拖一年了】over,反正没人给我规定时间,中考完慢慢还√

更新,又欠了一篇酒茨OA肉文。

更新,欠一篇生化生。

虽然双十一过了……但……
@治安官的小耗子
秀一把_(:3」∠❀)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