屹立于鬼族巅峰の男人

沉迷茨木无法自拔
*本大爷挺晴博一万年
*本大爷要废了
*还欠别人一篇文,欠两个月了
*所以还是悄悄表白我命运多舛的挚友吧
*祝他早日康复
*悄咪咪表白那个傻子♡

“我明白了,我并不是我。”
“啊……?”
“还不明白吗?你果然是个傻的。”
“……”
“这么看来我早就死了啊,是你把我复活的。”
“呃……”
“我应该只是个傀儡,并不是你爱的人吧。”
“不、不是!!!你”
“嘘,”
“很感谢你带我来到这个世界,”
“而且,”
“根据这份记忆来看,他也是爱你的。”
“你……”
“我也是爱你的。”
“不过,我该走了。”
“明白自己身份的傀儡应该被销毁这个规则你明白吧?”
“可是……”
“再见了,如果我能进地府的话,那么我会在忘川边等完你所有的轮回。”
“嗯……”
“我爱你,你呢?”
“我也爱你。”
……
“不过,”
“你他妈傻比吗?虽然老子拳脚功夫很好但是老子本职是个医生你忘了吗?老子把你救回来的OK?”
“而且,还复活?你以为我是魔法师吗?魔法师都……”
“没忘啊,我就是想听你一句表白而已。”
……
“呐,活着感觉真好。”
“呵呵……”
“等这场战打完咱们回老家结婚吧。”
“别随便立flag啊!!!!”
“结不结?”
“结!”







莫名喜欢这种相处模式_(:3」∠❀)_

“太白……”

“等了我这么久啊……”
“抱歉。”

一共3p

总是觉得这段……
博雅是怕别人听见,而晴明明明可以设法让别人听不见,就算不能也不用离那么近,然而博雅一凑过来就……
【也不知道脑补的对不对】
【细节都是糖啊】
【晴明sama的腹黑形象深入人心了】
【泷夜姬那块描写的小晴明好萌啊,完全不怕鬼&装老成什么的】【划重点】
【话说晴明是个傲娇吧?一定是个傲娇吧?】
【原著博雅问晴明是不是不好意思了他说没有,电影博雅还没开口问呢晴明就说他没哭】

关于化学

  “喂,化学。”
  昏暗的灯光下,那人勾起一丝难以捉摸的笑。
  “你说过的,”
  他一步步逼近,化学一步步地后退,直到抵达墙角退无可退。
  “你……”
  化学躲闪着他的目光,双手也不知该放往何处。
  “在有限的空间内……”
  那人自顾自地将他抵在墙上,欣赏着他狼狈的目光。
  化学低头望着他穿着整齐的西装裤,只觉得他的话貌似在自己的体内发生了什么奇怪的化学反应。
  “进行……”
  脸上遏制不住地泛起了绯红,那人略带笑意的声音更是像在自己心底挠痒痒一样。
  “极速的燃烧……”
  各种莫名的情绪堆在一起,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就像是要——
  “就会……”
  那人停顿了一下,抓起他的下巴直视着他的目光。
  “爆炸。”
  化学直了直身子把这句话接了下来,他的心跳还在继续加快,已经到了临界点了。
  只缺一个导火索。
  化学吻了他。
——
因为老师讲的知识脑补出的莫名其妙的段子……emmmm

如果史向李白跟王者李白相遇:
相互对诗,相互比拼剑术,一起喝酒赏月,将对方引为知己。史向李白唯二蛋疼的事他的挚友偏要把“奔流到海不复回”的前一句接为“大河之剑天上来”,难道不是“黄河之水天上来”更好吗,而且,他也太自恋了吧???顺带俩人还可以互赠诗歌耶。
朋友们吃我这对安利吗?!

【金浮】

  浮生没有想到再一次与他相遇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他看着自己浑身绑满的绷带略有些发懵,犹记得自己是在执行任务时受的伤,还貌似很严重。
  “别乱动,会扯到伤口。”
  一股很熟悉的清香气息包裹着他,那个一向清冷的声音难得挂了些疲惫。
  浮生看到他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愣愣地启口应了声:
  “你......”
  “我没有把你到来的事告诉任何人,你可以安心养伤。”
  金铃索听到他透着沙哑的声音起身给他端来一杯水。
  浮生下意识地接过,水还透着些温热,应当是刚晾的。
  等喝完了水浮生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理了理纷乱的思绪,
  虚弱地开口,
  “为什么要救我?”
  明明两个月前就撕破脸了,浮生真不知他救自己所图为何。
  “......”
  他望向金铃索,金铃索抬眸同样毫不退让地看向他。
  对视片刻,最后金铃索轻轻给他捻紧了被子,竟是一言未发地走了。
  完了。他这是生气了。
  浮生想起他离去时的神色肯定地想。
  金铃索虽然平时看起来不易近人,但是脾气很好,极少动怒。
  但是一般他动怒时都会......
  浮生自嘲地笑了笑,他是浮生,不是绿竹,有何资格管他?
  待金铃索走后他才有闲心观察起他的居所。
  很简约的风格,屋里什么都摆得整整齐齐的,让人看着很舒服,就是有些过于简陋了,没有一丝多余的东西——不,还是有一个的,绿竹春节送他的画被金铃索精心裱起来挂在墙上。
  画的是一只叫花鸡,那只鸡扭扭曲曲的让人一点食欲也没有,当时金铃索还嘲笑他的画技来着,谁成想......
  他尝试着抬起恢复了些许力气的手臂,他的剑就在一旁的桌子上,想要走随时都可以。
  那便再多歇会儿吧。
  浮生对于自己临时下的决定感到很不可思议,就算养伤也不能在仇敌这里养啊,就算在仇敌这里养伤也不能毫无防备的让他帮自己上药吧?
  “呃......”
  被金铃索抹过的伤口处发出阵阵的凉,风一吹,又透出点痒意,浮生忍不住闷哼出声来。
  “下次别再顶着一身伤来见我了。”
  金铃索现在还记得几天前偶然看到他满身血昏迷在地上时的样子,刺目极了,明明之前跟他们决裂时挺硬气的,怎么突然间就这么脆弱了?
  “反正没你治不好的伤。”
  浮生下意识地开口,跟金铃索聊多了他完全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应付什么,甚至想露一抹打狗棒标志性的傻笑。
  嘴角渐渐弯起,他却突然想起什么,僵硬在了一半。
  “呵......”
  一旁的金铃索看到他这个尴尬的表情倒是忍不住笑了。
——
  “其实还是有的。”
  过了许久他才回道。
  
——
    

【曦孤】【存梗】

前几天看着大雨天想着我萌的cp,突然有了脑洞。

1,一连好几天有月,终于遇到一个没有月亮的大雨天,孤剑怕荒废了修行死活要在外面练功,曦月就蹲在一旁的树上边避雨边静静地看着他练,等他练完调笑他几句,然后把外套给他披上把他搞回了家。

2,孤剑曦月二人出门突然下起了大雨,只有曦月带了一把伞,孤剑本想用轻功快速回家,但是曦月说雨中漫步很浪漫抢着要给他打伞,然后把俩人都淋感冒了,最后孤剑以后出门都带两把伞。

3,下雨天,音乐和巧克力更配哟。
【end】【有空码系列】

挂个长期点梗楼,原创同人都ok,没打任何tag,所以能看见这个楼的都是我的好友,大家随意点,别拘谨.......其实本来想搞100fo点梗的,然鹅

墨迹未干......
这世上只有我能做......
所以果然是孤剑大佬现编的吧

【无剑x寻梦人】寻

       “世间孤寂之至,莫过天下无敌......”
  我又梦到了那个剑冢。
  四周依旧死气沉沉的,无数剑的残骸零零散散地四处摆着。
  我漫无目的地游荡在梦境中,想仔细观察这个地方。
  “少时之勇猛,中年之沉稳,耄耋之游刃......”
  远处有谁在说着什么,我努力分辨着,终于听出他说的是石碑上刻着的话。
  “终难继矣......”
  我一步一步地走进他,眼前的雾慢慢散开。
  最后我看到了前方那个正在舞剑的人,话语便是出自他口。
  那个人舞剑无声无息,动作也只是简简单单的“挑”,“劈”,“砍”,一丝剑气也感受不到。
  但是他周围的石碑上都刻满了剑痕。
  这个人怕是已经摸进了“无剑”境界的门槛。
  我站在一旁静静地欣赏着。
  直到天亮醒来我才想起自己完全忘记了看一眼他的脸。
  ——
  我再一次做梦了。
  这次没有梦到剑冢,梦到了一片美丽的桃花源。
  我顺着林间的小道往前走着,豁然开朗之后我又看见了那个人。
  那个人这回没有练剑,他静静地坐在石头上,向着我挥了挥手。
  我走过去,到了离他五六米远处。
  尽管离得这么近他的脸还是像蒙着一层雾一样,看不真切。
  “你好。”
  他的声音如同这桃花源里的潭水一样清澈。
  “您好。请问您是?”
  “我就是你。”
  他耸了耸肩,估计是看到我怀疑的眼神后,他又开始转移话题。
  “你去过冰火岛吗?”
  我点头,
  “今天刚去。”
  我把路上的遭遇跟他说了个遍,毕竟这是个梦境,不存在欺骗和隐瞒。
  那个人一直静静地听着。
  直到我讲完他才跟我说他也去过冰火岛。
  他是跟我遇到的倚天和屠龙的父亲还有一堆好友一起去的,当时他们也遇到了雪崩,不过幸运的是神雕把他们带起来躲了雪崩只埋了他们爸爸一人......
  我笑醒了。
  看着炽热的太阳,我揉了揉眼睛,最近做的都是什么梦啊。
  不过说起来,那个人的声音有点耳熟。
  ——
  从此之后我每晚都能梦到他,我们每晚都畅谈天地,仿佛成了亲密无间的挚友。
  ——
  又是梦一场。
  这次梦到的地方就是跟他讨论过的冰火岛。
  我望着无垠的雪景寻那人,三百六十度看一遍之后我把目光锁定在一个格外显眼的雪堆中。
  我从雪里把那个人揪了起来。
  他气定神闲地跟我道了声谢。
  “今天有遇到什么趣事吗?说来一起分享分享。”
  他刚站定就在雪地坐了下去,抬头望着我做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我跟他讲了绿竹今天做了什么饭,金铃儿又怎么傲娇了,倚天和屠龙又就着什么斗嘴了明明都那么在乎对方......
  “不知道我失忆前有没有那么要好的朋友......”
  “没有。”
  他很笃定地回答。
  “你还在寻找记忆吗?”
  “一直在寻找。”
  “哪怕记忆里全是你不愿意看到的东西你不会后悔吗?”
  “会。”
  “那......”
  “但是我不甘遗忘任何属于自己的东西,不管是开心的还是难过的。”
  我确定自己说这话时非常认真,但是他却笑了,十分放肆地笑。
  我醒了。
  ——
  今天我没有梦到他。
  ——
  今天也没有。
  ——
  已经三天没梦到他了。
  ——
  倚天他们询问我关于梦境的事,我把梦到的关于剑冢的部分全盘脱出,唯独隐瞒了他。
  我觉得他是属于我的,独一无二的记忆。
  ——
  今天绿竹在古墓受了冰魄银针的毒,可能有性命之忧。
  我开始思考起自己寻忆的做法到底对是不对了,为了一段不知什么样的过去牵连上这么多人......
  “怎么了?”
        我才觉察到自己叹气叹出了声来。
  来人揉了揉我的头,我压下质问他这些天到哪去了的无理取闹的疑惑,把事情娓娓道来。
  直到我说到绿竹中了毒他还是安静地听着,到我开始自怨自艾的时候他才悠悠出声,
  “你还记得你是为什么寻找记忆的吗?”
  我望着他,不想回答。
  “你是为了寻找过去的自己啊。” 
  言尽于此,天又亮了。
  ——
  那是一片支离破碎的虚无。
  无数的名剑躺倒在地上发出阵阵哀嚎。
  “你怎么了?”
  那人自废墟中走过来轻轻拍拍我的肩膀疑惑地问询。
  “你......”
  我想起了白天发生的种种,声音连自己也没察觉的略带颤抖地说,
  “你是无剑?”
  我终于想起来为什么会觉得他的声音那么熟悉了,这不就是自己的声音吗?
  “我不是。”
  他一脸坦然。
  “我是无剑。”
  我是造成这个世界崩塌的元凶之一吗......我有些茫然。
  那我接下来应该继续拯救这个世界还是继承“自己” 想法去毁灭世界?
  “你也不是无剑。”
  “嗯?”
  “我们都不是无剑,我只是被他抛弃的一段过往。”
  “那我......”
  “你就是你自己,独一无二的。”
  他突然正经地缓声跟我说。
  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蠢,我咀嚼着这句话,独一无二......吗?
  “你有自己的梦吗?”
  “没有。”
  我看着他深邃的双眸摇了摇头,
  我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该往何处,如柳絮,无所归处......
  “那你有想要的东西吗?”
  我唯一认知的,唯一只属于我的东西,唯一想要的......
  “有。”
  我定定地看着他。
  “那就以此为目标去闯荡这个世界吧。”
  ——
  这是我听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
  我想要的......
  我向着结伴而行的伙伴们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该赶路了。
  倚天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屠龙随他之后迅速站了起来,淑女剑已经跑到了我的前面,君子剑用最快速度追着他姐姐......
  正时黎明。
  又是新的一天吗?
  我攥紧了双拳,又缓缓松开。
  喂,无剑,我可离你又近了一步了。
  ——
  从此世上再无无剑,唯余一无名无姓的寻梦人。
  ——
  寻何?
  一段过往。